直击夏季达沃斯五大热点:国企混改吸引世界目光

发布日期:2019-10-04 23:58   来源:未知   阅读:

  作为官方合作媒体,《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派出达沃斯报道小组,全程直击这一国际性盛会。来自世界各地的高官、高管们都在关心什么?达沃斯现场有哪些热门话题?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张璐晶 邹忻 崔晓林 见习记者 陈维杉 天津达沃斯现场报道

  9月10日至12日,一年一度的夏季达沃斯论坛暨新领军者年会在天津召开。今年的达沃斯论坛吸引了来自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600位参会嘉宾。在“推动创新、创造价值”的主题下,论坛组织了140场会议。

  作为官方合作媒体,《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派出达沃斯报道小组,全程直击这一国际性盛会。来自世界各地的高官、高管们都在关心什么?达沃斯现场有哪些热门话题?

  9月10日在“新兴市场的再次崛起”的分会议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表示,比起30年前,新兴市场GDP占全球的比例从28%上升到50%,贸易额从21%增至50%,投资额从26%增长到65%,新兴市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群体,新兴市场强有力的发展对世界都有好处。

  对于现场嘉宾提出的新兴市场今年增速放缓的问题,朱民认为,金融危机之后,很多新兴经济体实施了刺激手段而快速地增长,因为处于经济下行的周期,所以各个经济体都很努力地在保持稳定。

  对于新兴市场面临的风险,朱民表示,除了政治风险、疾病灾难如埃博拉等,新兴市场在向发达市场的转变中如何实现软着陆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现在政策的缓冲区没了,”朱民说,“如果要进行可持续的发展,就不要过分使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

  对于新兴市场未来面对的挑战,朱民认为,如何应对贫富不均、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实现可持续增长等,都是新兴市场要面对的挑战。但朱民同时建议,“如果开始走向市场推动的话,市场是创造不平等的,需要宏观政策来保持合理的分配。”

  普华永道思略特管理咨询公司全球合伙人徐沪初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新兴经济体面临的最大风险就是靠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黄大仙动画玄机

  徐沪初表示,新兴经济体要更多地关注经济高速增长背后的增长质量是否健康。具体来说,一个经济体在增长的时候靠什么维持增长?一种是由内在的需求来推动经济增长,另外一种是通过大量的投资来推动经济增长。通过投资来推动经济增长很可能是消耗未来的资源、市场的一种增长模式,必然带来很大的风险。

  “几个不同的新兴经济体在发展时,投资驱动增长起的作用不小。不仅中国,巴西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印度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最近几年增长也比较快。”徐沪初说。

  俄罗斯联邦副总理Arkady Dvorkovich表示,现在的新兴市场有很明显的变化。“金砖银行是一个信号,但关键在于新兴市场跟发达国家之间的关系。现在更多的是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贸易,比方说俄罗斯和中国、中国和非洲等等。”

  对此,徐沪初持比较乐观的态度。徐沪初认为,新兴经济体之间的贸易不断增长是很正常的,此外,发达国家依然是新兴经济体的主要贸易对象之一。比如中国、日本之间的贸易虽然受很多因素的影响,但贸易总量还是很大,中美之间、中欧之间的贸易额也非常庞大,中国和发达国家的贸易还是持续增长的态势。

  哈佛大学公共政策学教授Kenneth Rogoff表示,新兴国家中有些国家的改革可能有退步,比如巴西、印度,但中国经济带来的推动作用使新兴市场活跃起来。

  作为夏季达沃斯的老朋友,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表示:“中国经济正在进行发展方式的转变,而实现这种转变的根本出路在于寻找到新的经济引擎;目前中国经济的新引擎正在逐渐到位。”

  他进一步分析说,中国经济的旧引擎有两个:出口和房地产;而中国经济的新引擎有三个,那就是基于消费的基础设施建设、私人投资、中国经济和产能的绿色化。其中,基于消费的基础设施投资,其资金来源不再依赖和局限于银行贷款,地方政府可以通过自行发债来自筹;私人投资未来的空间很大,目前对于经济的年均贡献率只有0.7%,中国的私人投资未来预期可以占到总投资额的32~35%。

  9月10日,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与中国石化董事长在达沃斯论坛上就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进行交流。

  如果你认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话题只有中国企业家感兴趣的话,现场的实际状况绝对令你惊讶。《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相关主题论坛的现场看到,半数以上的参会者都是外国嘉宾,而且很多人还早早来到现场抢占前排有利地形。

  9月10日,“变局下的商业环境”分会场,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与中国石化董事长受邀出席。格力与中石化今年均发布了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信息,这两家企业被认为共同打响了2014年国企“混改”的“第一枪”。

  谈及国企改革的初衷,董明珠表示,国企被大家认为是政府的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大家会以不同的眼光审视国企。此前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董明珠曾表示,“企业的背景是什么不重要,关键是经营理念和价值追求决定了企业能否成功”,而此轮国企改革是要用市场化的方式管理与发展企业。

  则表示,国企改革不是要把国有企业搞没,更不是私有化,而是在国企解决了前一阶段生存与发展问题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其核心竞争力。

  一同参加论坛的美国铝业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Klaus Kleinfeld,则对比了10年来中国大学生就业选择的变化:10年前很多中国大学生告诉他毕业后首选进入外企,如今,答案已经变为了国企。他认为,这种人才分配的不平衡正是在提醒政府要做出相应的改变。

  Klaus Kleinfeld认为,在进行股权结构变革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要创造一个平等的竞争环境。

  提醒说,“混合所有制甚至不是主要部分,它只是在国企改革里的一项内容”,中国1984年之后就一直在提倡混合所有制,这个提法并不新鲜。他认为,国企改革的核心是如何更市场化,以及如何去行政化。据介绍,中石化每年上缴的税费达到3200多亿元,平均每天上缴8亿元,改革后更具竞争力的国企可以更好地履行此类社会责任。

  地方国企格力则清晰地感受到了行政权力的干预。董明珠表示,在涉及利益分配时,政府的手就会伸得很长,“遇到这种现象的时候就要去跟他斗,一定要坚持你的原则,直到他妥协,认输。”

  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也成为2014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多个分会场讨论的核心内容。

  新经济思维研究所(INET)高级研究员Lord J. Adair Turner在“中国前景展望”分会场上表示,随着劳动力占总人口比重的下降,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将会进一步萎缩,这迫使中国制造业向价值链的高端发展。

  他同时表示,未来10年,中国很有可能像发达经济体一样,要增加制造业的自动化程度,用更多的机器人来代替人,同时把一些低成本的工业向新兴经济体转移。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表示,这个转移的过程已经开始,随着中国劳动力价格不断上升,劳动密集型行业现在已经转向印度、孟加拉、越南等新兴市场。

  玖龙纸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茵表示,转型升级是企业不断追求的目标,而一个发展中国家到一定时期也是需要转型升级的,中国的工业尚未达到德国提出的工业3.0,其中包含的信息化、自动化等因素,正是我们现阶段应该追求的目标。

  在接受采访时,张茵表示,虽然制造业盈利大幅下滑,但中国制造绝对还有很大的潜力,盈利格局的转移和变化是机遇,这意味着制造业有机会把质量提升得更好。

  谈及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绕不开如何有效淘汰造成环境污染的低端制造业的问题。对此,马骏建议,政府应减少动用行政手段关闭污染企业,而是应该更多地尝试动用经济手段,如利用税收、绿色融资等机制,对污染行业的投资进行限制,同时降低劳动力与资本的投入。

  张茵则对目前中国在环保方面投入的力度表达了信心,以往制造业是 GDP跑得比环保快,但今天要的是蓝天白云,“在环保领域,大的企业实际上已经在与时俱进,不存在环保方面的问题;小的企业,希望国家能给一定的时间,能提升的提升,提升不了的淘汰落后产能。”

  国信办主任鲁炜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互联网必须要有一个公共的秩序,“要把国际公共的秩序和尊重每个国家的法律相结合”。

  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速度之快令世界震惊,关于中国互联网如何治理的话题也成为与会嘉宾关注的热点之一。

  9月1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下称“国信办”)下发通知,要求全国各地网信部门推动机关、企事业单位及人民团体积极运用即时通信工具开展政务信息服务工作,力争到今年年底,全国政务公众账号达到6万个;通知同时要求建立备案制度。

  同日,国信办主任鲁炜在夏季达沃斯论坛参加名为“网络经济的未来”的分论坛。鲁炜表示,中国目前拥有全世界1/5左右的网民,互联网企业的发展也很迅速,在世界互联网企业10强中,中国已占了4强。而且,中国互联网经济的增长在全世界绝无仅有,以30%的速度递增,每年中国电子商务交易额都突破10万亿。

  这一系列让世界羡慕的数字背后,鲁炜认为有五大主因:一是开放政策;二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创新能力强;三是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善于与世界融合;四是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管理有序;五是中国拥有一大批互联网精英。

  但同时,在互联网发展繁荣蓬勃的表象下,政府已经意识到随之而来的巨大风险。“我们对互联网的未知远远大于我们的已知。”鲁炜表示,互联网在造福人类的同时,或许已成为恐怖势力的工具、犯罪分子的阵地,而他们的目标不仅是成人,更多可能是针对人类的未来未成年人。

  鲁炜将“多边、民主、透明”六个字作为互联网工作监管基本共识。他认为“多边”才能体现集体的力量;“民主”要求共同来讨论决定,而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国家说了算;“透明”是让全世界都知晓这种规则。

  鲁炜认为,互联网必须要有一个公共的秩序,而这个秩序就是“要把国际公共的秩序和尊重每个国家的法律相结合”。在现实生活中,如果“电子商务没有规则就会出现盗窃等问题,医疗没有规则在网上就会出现谋财害命的假药,整个管理没有规则就可能侵犯别人的隐私。有的人说我要自由,但你不能把个人的自由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所以,自由和秩序是孪生姊妹,必须是共生的。”

  塞仕软件(北京)有限公司大中华区总裁吴辅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鲁炜的讲话重申了中国政府对于中国互联网的管理原则和标准。“中国的互联网运用是和国际接轨的标准,但这其中当然要有中国特色,管制的存在是为了规范网络,避免欺诈。”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薛澜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对于互联网的监管,其实各个国家都处在一个学习的过程中,如果一下子有很强的监管,容易抑制互联网的发展,所以有一种提法叫适应性监管,实际上也是政府在不断探索和学习应该如何监管网络。

  美国适特宝科技公司CEO斯科特哈桑派出了爱将“beam”机器人,“代表”身在加州的他参加天津夏季达沃斯。

  虽然经济问题是达沃斯会议最关注的话题,但是今年的会议中有许多科技元素,让参会嘉宾都感叹仿佛是走进了科学最前沿的展览馆。

  机器人、3D、大数据、可穿戴设备,这些最热门的新技术有哪些新突破?数据革命、纳米革命、机器人革命、能源革命、神经科学革命等全球五大技术变革及其对商业和社会的影响如何?这些新课题不仅触动了技术迷,也给与会企业家更大的启发。论坛特别设立了“创想研究室”,让世界知名专家“坐镇”,与来宾交流,了解科技领域的突破性成果。

  在世界经济论坛中国区执行董事施力伟看来,科技的发展已从根本上在改变企业、产业和经济格局,同时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本届论坛将为企业、政府等各界领导者提供一个深入认识这些转变的机会,帮助他们了解如何通过创新创造有利于社会的价值。”

  事实上,上述五大技术变革对制造业的影响已日趋明显。以能源变革为例,受益于页岩气技术发展带来的成本下降等因素,2014年二季度以来,美国制造业持续复苏。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最新公布的报告显示,8月份美国制造业继续扩张,8月份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从7月的57.1升至59,创2011年3月以来最高水平。

  9月10日,在论坛现场,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研究员张晓晶称,随着近年来美国页岩气等非常规能源革命的演进,美国经历了所谓的能源繁荣,使其能源整体自给率有所提高,能源价格走低,美国制造业发展获得了一定的能源成本优势和新的投资增长点。

  除了能源技术之外,在张晓晶看来,机器人技术的完善亦是推动美国制造业复苏的重要原因。“在劳动力成本方面,由于生产率提高和劳动市场变动等因素,特别是自动化与机器人技术的发展,近年来美国制造业劳动力成本出现较为明显的下降。20022011年间,在G7集团中,美国是唯一经历了单位劳动成本下降的国家。”

  机器人技术也一直获得中国高层的重视。国家主席习在6月份的中国科学院第十七次院士大会上曾表示,我们不仅要将我国机器人水平提上去,而且要尽可能多地占领市场;要审时度势、全盘考虑、抓紧谋划、扎实推进。

  机器人革命推动了机器对人的脑力劳动的替代,其影响不仅限于工业生产效率的提升,更在于从根本上克服了传统工业生产方式下产品成本和产品多样性之间的冲突,使工业产品性能显著改善、产品功能极大丰富和产品开发周期大幅缩减,对于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下一篇:没有了